当前位置:主页 > 星空设计 >爱在非扬(下篇)‧茁壮非洲‧孤儿华语才艺了得 >
爱在非扬(下篇)‧茁壮非洲‧孤儿华语才艺了得
发表日期:2020-07-23 06:55| 来源 :星空设计| 点击数:486 次
爱在非扬(下篇)‧茁壮非洲‧孤儿华语才艺了得简称ACC的阿弥陀佛关怀中心(Amitofo Care Centre)在非洲撒下了爱的种子,今天,很多接受ACC收养的小朋友经已成长为十五、六岁的少年了,这些小朋友不但懂得中华功夫,甚至还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字正腔圆的让人惊喜。在“2013年8国莽原佛种、感恩、关怀、文化巡迴交流之旅”中,来自非洲的小朋友除了将在舞台上呈献他们最拿手的少林武术之外,还会呈献中文歌、福建歌、马来歌……以及背诵《弟子规》、《三字经》,肯定教人大开眼界。小朋友们的心很单纯,就是通过自己的演出,让大家见证ACC的成果,结十方之缘,为家乡的同伴创造一个更美好、更有希望的未来。ACC创办人慧礼法师曾表示,ACC是个孤儿院,配套而成立学校,收养及教育孤儿,藉着收养孤儿的机会,将中华文化和佛法作为养份,滋养非洲、茁壮非洲。“ACC的孤儿全部吃素,整个院区奉行三皈五戒,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做早课,感念助养人的恩德,不愿荤食而填孽造业,用感恩的心藉着诵经唸佛持咒,将功德回向助养人。”勤学中华文化慧礼法师也指出,每个孤儿勤学中华文化、《三字经》、《弟子规》,唐诗宋词等,藉着背诵刻入生命,融入生活,“他们勤练少林功夫,体会动静一如的修行,实现禅武合一的精神,以此强身健体,不致经常生病吃药,减少ACC日常开销。”这一路走来并不简单,但崎岖不平的道路也会有走向平坦的一日,这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迈进,各种障碍也能拨开顺利的走过去;9个年头过去了,今天总算让大家见证了ACC的成果。“明年是10週年了。”慧礼法师既兴奋但又感慨万千地说。慧礼法师在2008年第一次把非洲小朋友带来马来西亚,目的是希望就小朋友在舞台上的表现,让大家亲眼见证ACC这一路走来的成果。这几年来,也来马进行过好几次的巡迴与交流。今天,“2013年8国莽原佛种、感恩、关怀、文化巡迴交流之旅”将再次出现在大马的土地上,接受了中华文化熏陶的他们,以行脚精神展现学习成果,用知恩、报恩的心情,呼应多年来“兴学济贫”的方针与成效。文化巡迴交流之旅将在10个城镇演出,欢迎大家前来观赏,让马来西亚的爱心之光普照非洲这一片黑暗大陆,让ACC孤儿院童走过的每一站都充满爱,每一站都看到希望。各地演出两颗又动人又神彩飞扬的眼睛在黑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明亮,当他们咧开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齿时,让人彷如掉入“黑人牙膏”的广告世界……但是,他们又是如此真实的坐在我的面前,与我分享他们的故事,以及他们的一切。他们分别叫阿霆、阿标、阿鲁及万享,是来自非洲的4位朋友,前3个是男孩,最后一个是女孩。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特徵:黑皮肤,黑鬈髮,以及腼腆的笑容。如果没有ACC的这一份缘,我相信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他们面对着面以中文来交谈,藉此了解他们的身世;日前跟随着团队到马来西亚进行巡迴交流之旅的他们接受《光明副刊》访问时,以流利的中文与记者对答,与大家分享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故事阿霆(Kelvin Mulowa)15岁.来自马拉维感恩每餐有饱饭吃我还没有进入ACC之前,是住在马拉维的Chiladzulu的一个部落。这是一个很穷的部落,我和我的2个弟弟、阿公、阿嬷、姐姐及妈妈住在一间小小的草屋里,爸爸在我5岁的时候就往生了,一个家庭的重担都由妈妈扛着。在我的部落,要找到一滴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记得部落内的人要挖很深很深的井才可以取到一点点的水,在我的印象中部落里的太阳特别热,好像非要把我们烤焦不可的样子。我家的食物主要是吃以玉米粉烹煮成的稀糊,没有味道。有时候我们吃一种青色的豆子,就是一餐了。我们都是自己种菜的,但收成不好。部落里偶尔会有暴雨,但暴雨一来都会把我们种的植物全部摧毁掉。在我7岁那一年,有一个叔叔说ACC到村里找没有父亲的孩子,说要收养他们,叔叔叫我过去。我当时其实很害怕,因为我在小的时候听说过黄皮肤的华人会吃人。但叔叔叫我别害怕,因为这些都是骗人的。我在马拉维ACC开始我的新生活,但那种担心被吃掉的害怕心理要在一个星期之后才消除,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学习到中文及功夫我在ACC很开心,因为可以学习到中文及功夫。我很顺利的上完了小学八年级,现在已经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我每天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四点半起床,过后做早课,唸《炉香讚》、《心经》、《阿弥陀佛经》、《三皈依》及《迴向》,过后再静坐一个小时。6点开始跑步做运动至六点半,早餐过后由七点半上课至下午一点半。下午大约从3点至5点上功夫课,练五步拳、少林拳、兵器等等,我喜欢的兵器是棍。以前我还练过双月刀、竹节鞭等等。六点半是晚课时间,7点开始温功课至晚上九点半才睡觉。我很喜欢ACC的生活,在这里已经8年了,我一直都把这里当成我真正的家。如果要我讲出在家与在ACC最大的差别,我想是我可以吃饱饱吧。以前在我的部落里一天三餐可能是有一餐没一餐的,但在ACC我三餐都能有食物吃,这让我非常感恩。此外,以前只有家里有钱,我才可以到学校去读书,但在ACC我不必出一分钱就能到学校读书了,我真的好高兴啊。能坐飞机到其他国家进行表演是我最兴奋的事,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坐飞机,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可以在天上飞,到其他国家看见各国的繁荣与进步,例如高楼大厦、汽车、美丽的景物……如果我还在我的部落里,肯定不会有这个机会。在ACC里,我的生命完全不一样了。我希望我长大后可以成为一名记者或者是飞行员,赚取很多很多的钱,藉此回报和尚爸爸和ACC,让更多和我原本相同命运的小朋友能改换他们的命运。阿标(Blessings Scale)15岁.来自马拉维练功夫身体壮了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或许是因为自出世以来,我吃的都是没有营养的食物,而且喝的水也不乾净,所以将身体弄坏了。我家里有弟弟、哥哥、姐姐、妈妈和奶奶,但我不知道爸爸在哪里,印象中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我在9岁时就被接到ACC生活,因为有得吃而且要练功夫,我的身体越来越健康了。现在每一次的学校暑假我都会回到部落生活一两个星期,我会在部落里分享我在ACC的生活。我很喜欢到国外表演,因为可以借助表演来感谢我们的助养爸爸妈妈,因此我每一次表演都很用心,希望带给他们更精彩的演出。如果我还在部落里,我就没有机会读书了。就像比我大2岁的哥哥,现在在部落里无所事事,也没有去读书,我为他的未来感到担心。我很感谢ACC让我有全新的生活,不会像我哥哥那样。阿鲁(Enock Belo)15岁.来自马拉维在ACC看到希望我在7岁时离开奶奶、哥哥和姐姐到ACC生活,我的妈妈早就往生了,而爸爸去了另外一个家,我一家人是由一个在南非的叔叔帮助,才能生活下来。当有人到我的部落寻找需要帮助的孤儿时,奶奶就叫我去了,她吩咐我甚幺也不用担心,好好到ACC学习。在ACC我有二百多个兄弟姐妹,开始时很不习惯,很不喜欢与人讲话,一直都只是在做自己的事。但慢慢的,我开始爱上在ACC的生活,这里有功夫可以学,可以与同伴踢足球,我找到自己的希望。我长大后想做功夫明星,要好像李连杰那样,那我就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从而改变非洲的命运,改变更多与我同样背景的小朋友的命运。万享(Felista Muopana)11岁.来自马拉维爱唱歌将快乐带给人我的部落叫Mwanza,我进入ACC时年纪还很小,因此不记得部落是甚幺样子的。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往生了,我与爸爸、阿姨、哥哥和妹妹住在一起。当ACC找我们时,因为一个家庭只能收养一位小孩,所以只能让我一个人去ACC。我很喜欢在ACC学习中文,而且爱唱手语歌,最喜欢的是《快乐天堂》。我在ACC学习的功夫是剑术,但我不会用它来打架。我们在ACC不吃肉,因为吃肉对身体不好。要吃素,吃素对身体才好。我曾到马来西亚、泰国、印尼、日本、菲律宾、香港和台湾表演,每个国家都让我看见不同的景物,让我很高兴,我都很爱这些国家。我希望长大后能成为一个歌星或者医生,这样可以带给别人快乐,而且赚的钱可以帮助ACC,让ACC去帮助更多的人。/副刊‧报导:高宝丽‧2013.08.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