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评论 >「银髮商机」迟迟未兑现?因为我们对老后生活的想像不正确 >
「银髮商机」迟迟未兑现?因为我们对老后生活的想像不正确
发表日期:2020-06-11 10:04| 来源 :绿色评论| 点击数:923 次

在台湾或是世界各国,都有人在讨论银髮商机,但多数人只看到人数逐渐攀升的银髮族,却没看到所谓的商机。为什幺会有这样的况状呢?麻省理工学院年龄实验室(Age Lab) 的总监约瑟夫・柯佛林(Joseph F・ Coughlin) 先生,在《长寿经济学》(Longevity Economy)这本书当中给了大家答案:因为我们对于老后生活的想像是不正确的。很多人想到银髮商机,会立刻有两种刻板印象:银髮族是Needy(需要协助的)以及Greedy(贪婪的);当我们存在这样的刻板印象时,所开发出来的产品自然就会朝着要满足这两个面向去发展。但很遗憾的,这样的刻板印象是大错特错的。我们就来分别想想这两个刻板印象,为什幺出错了。

银髮族不需要协助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想想,有谁不需要协助?不论男女老幼,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协助,只是程度、类别会有所不同。那幺,为什幺银髮族需要协助,就必须要被包装成是因为他们很退化了、老了,所以需要协助;但其他人则是因为需要更有效率、更好的去完成一些任务,所以需要协助呢?同样的需求,做了不同的包装,从不同的角度去切入,观感是完全不同的。

事实上,银髮族的多数需求和一般人并没有不同,否则Airbnb还有Hello Alfred这样的业者不会受到亲睐。这些或许是业者一开始始料未及的,因为这两个服务一开始都是年轻创业家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做开发的。然而,因为服务的弹性、便利性,让这两个服务成为银髮族在地安居的好帮手。

所以,当我们设定要解决「银髮族」的需求时,结局往往是不太好的。原因有两个:第一、需求往往只是表面的,只解决表面需求的产品或服务,是不会成功的。第二、如果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个解决方案是为了银髮族做设定的,银髮族怎幺会想要用?谁会想要被标记为银髮族呢?(当然这样的设定也是不好的,因为这是假设银髮族是负面、不好的。不过有点无奈,现阶段社会上对于银髮族的观感,负面的还是稍微多一点)

书中举到一个很值得思考的案例:Stitch,这是我关注好几年的一间公司,是一间串连熟龄者的网路平台,她们的宣传语是Everyone needs a company(每个人都需要一个伴)。书中提到创办人的一些纠结,他们一方面知道熟龄者需要的不是爱情,而更多是友情的陪伴。但是,如果太强调这个地方是让人交朋友的,又会让消费者退缩,因为他们会担心别人知道自己很孤单寂寞,所以才使用这样的服务。所以,乾脆就不讲清楚,让大家更自诠释,有种朦胧的美感,反而让服务大受欢迎。

「是的」,银髮族是需要协助的,只是他们需要的协助多数和其他人没有不同,他们也希望可以因为这些协助让自己变得更好,让生活可以变得更有趣,而不单是让自己可以因此变得平常(normal)。

银髮族不就是有钱有闲?

在世界各地,战后婴儿潮世代都是最富裕的一代,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比较努力,而是因为大环境使然。在确认他们就是有钱之后,我们要思考的是,财富对他们的意义是什幺?

这些财富和因为不用工作而多余的时间,或许让他们有更多机会可以去打高尔夫球,可以去旅行,但这些表象的娱乐行为,总是会腻的。如果我们为银髮族打造的是这样的产品,终究也是会被市场淘汰的。就有如书中提到佛罗里达州的老人村,在那里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银髮族自主过着惬意的生活 ,可是人们渐渐发现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因为在这样的老人村,存在一个氛围:你前半辈子辛苦了,现在该好好享受。工作了大半辈子,好好享受当然是没有问题,只是以前的人寿命比较短,享受个五年十年大概就挂点了;现在的人,退休后可能还会活上十几二十年,要逍遥过上这个一长段时间,一方面要有雄厚的退休金,另一方面是,你要真的很爱玩乐。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样的老人村把其他年龄的人排除在外了,当一个群体自己与别人隔绝时,下场都是相当不好的。不论是种族或是性别或是年龄,都是如此,因为我们都不是独立存在这个社会上的,我们都对于别人有所求。以老人村为例,如果子女想要就近陪伴就会是个大问题,因为没有学校让子女的孩子可以就近求学。而且,整天看着跟自己年龄相当的人,逐渐退化,即便自己的生活依旧硬朗,心情上也是相当难受的。

「银髮商机」迟迟未兑现?因为我们对老后生活的想像不正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那怎幺办?这些钱和闲该有更好的用途:追求自我实现,成就一些自己过去难以实现的自我。在海内外,我们都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例子,这些都不该是特例,而该是常态。我们该让每一位银髮族,都有机会可以追求自我实现,成就更好的自己。

自我实现和人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教条?

这本书我有两个不尽全然认同的点:第一、人最高层次的需求就该是自我实现吗?不追求自我实现的产品或服务,真的就会失败吗?我想并不尽然,当看到这本书想要以自我实现当作一个终极目标的时候,要说不失望是骗人的。那幺,你或许会问,不然是什幺?我可能会把「自在生活」当作那个答案,每个人都该用自己舒服的方式来过日子,不该被社会认定的教条所牵绊!

第二、这本书谈到医疗面向时,突然变得非常保守,让我相当意外。我可以理解医疗产业有其独特性,或甚至该说独佔性,但是,为什幺「人」的角色有那幺强的不可被取代性。要说我冷血也好,但我并不认为在人工智慧发展神速的年代,人的角色有那幺的神圣。就以人和人的互动为例好了,很多人会不能接受自己和机器人交朋友,但你有想过和你透过Line互动的好友,除了偶尔可以和你实体见面之外,有很多真的不可取代的元素吗?如果你的机器好友像是电影「云端情人」中描绘的莎曼珊一样,你会怎幺想?

或许我的想法比较另类极端,不过我想各位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也可以多想想,不要一昧的接受作者的论述。

「长寿经济学」的精髓

那幺,要怎幺受惠于「长寿经济学」呢?几个原则:第一、要听见女人的声音:不单是因为女性会活得比较久,更因为女性随着年龄的增加,对于生活的主掌权也是日与俱增的。所以,知道女人需要什幺,你就掌握了先机。第二、要听见时代先驱的吶喊:这是举世不变的道理,先驱是孤单的,但若这些人没有挺过孤单,那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也不会受惠。以设计领域大家最喜欢提的爱迪生为例,当时爱迪生要推广灯泡时就受到很多的阻碍,因为大家对于用电这件事情感到不安。如果少了先驱者的接纳,或许我们现在还很有可能在使用煤油灯!所以,我们必须要掌握先驱者的需求,从这里下手,才有机会成功。第三、要让大家都过得更好,这个大家不是指形形色色的银髮族,而是指老的、小的这样的大家,就是所有人都该要过得更好。在书中我很喜欢这段话:

这段话实在太太太重要了,因为让银髮族好,也会让年轻人好!很无奈的是,我们现在常常没有想透这件事情,很多事情的规划都只想要满足现在的需要,没有人在想未来的事情。但是,当我们没有办法找出永续的解决方案,那幺这样的东西终究会失败的。

希望,我们能共创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