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评论 >台湾必须在国际教学市场上打败简体字,没有藉口 >
台湾必须在国际教学市场上打败简体字,没有藉口
发表日期:2020-06-24 09:19| 来源 :绿色评论| 点击数:702 次

台湾必须在国际教学市场上打败简体字,没有藉口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一则小小的新闻在我眼角飘过,上面的关键字吸引了我:疯台湾,日人来台学华文增6成。

多棒,没想到我长久关注的中文领域,也开始有国际竞争力了。我兴沖沖地根据新闻里的关键字搜寻教育部相关计画,不幸在第一个连结里发现了一条完全相反的新闻:中国抢人,台湾华语生首度负成长。

所以开头的新闻说的也许是事实,但只是部分事实,新闻只讲了好听的部分,略过了难听的。台湾的华语文教学国际竞争力是衰退,而不是成长。日本人为什幺会来台湾,原因并不是我们教学有口碑,而是台湾对日本比较亲切。

这是个悲哀的讯息,而这还是政府信誓旦旦要「打造台湾成为华语文产业输出大国」的政策愿景。顺着教育部打造这个愿景的「八年计画」在线上浏览,我们会看到各种周边计画,从课程,到通路,到甚至海外学生的接待家庭,包罗万象。

唯独看不见的,是如何在目标族群(全世界想学中文的人)中,塑造真正有威力的品牌形象,以便超越中文教学最大的竞争对手——中国。

学中文去中国学,学中文找中国学校,这是全世界任何想学中文的人,自然会有的反应。中国又如此巨大,每一个想进入中国市场的人,必然会带着学中文、顺便建立人脉关係、兼了解风土人情的心态,上门去学。

这是台湾在中文教学市场上先天的劣势,因为对岸占着「中国」招牌的好处。台湾如果没有做对事,光是在先天的市场认知上就已经处于挨打局面了,如果我们还是只会怪对手到处撒银子,办孔子学院,抢学生抢得兇,有用吗?当然没用。入台华语生开始萎缩就是现实给我们警告。

怎样才能做对事呢?让我们看看教育部对台湾这个产品的市场定位:

教育部深信,我国所保有的正体字华语教学与丰富多元的文化内涵,以及六十年来的优质华语教学声誉,加上经过专业训练的优秀华语师资,以及台湾多元文化的丰富内涵,足以吸引优质的外国学习者,开拓另一个华语巿场客层。(提供全方位师资、课程 迈向华语文产业输出大国)

这就是主政者对自己的认知。对市场不了解,对对手没有分析,对自己真正的优势完全没有知觉。中国只要说,来学简化字,简化字更好学,简化字市场最大;这样就算有再多的文化内涵、教学声誉,能打得过吗?

不过有一点教育部倒是心头雪亮,那就是:我们打不过,所以我们应该「开拓另一个华语市场客层」(见引文最后一句)。所以教育部根本不敢正面交锋,只想趁着华语热,看看能不能在边上分食一点市场零头。这句引文清楚地传递出了这种失败主义的心态。

这个市场上,最直觉、最讨好的诉求都在中国,不打破这个刻板的品牌形象,台湾岂会有出路?中国占有招牌字眼的优势(学中文应该去中国),这确实无法改变,但更棘手的还不只这个,台湾的中文产业面对更棘手的麻烦,是「简化字」所暗示的「学起来比较简单」的假象。

中文是如此困难,以至于任何可以强调简单、速效的药方,都会受到欢迎。想学中文的外国人一看到「简化」,心里就高兴了,脑中就响起了天籁:对嘛,当然要从简单的学起啊。

我们如果不断强调正体字是固有传统,是完整的经典,是博大精深的文化,那正好是把怀着忐忑心情,不知道学中文会不会很困难的洋人学生从门口赶走。

在国际语言教学的市场上,正体中文的威力,不应该是正统传承,而应该是直接跟简化字单挑谁最简单、易学,谁是更高效的入门选择。我们应该建立只有传统字才是「可以理解,不用死背,最适合外国人学习的中文」的品牌形象。直接针对简化字的罩门发起攻击,台湾才可能在整个市场上争得自己的市场占有率。

简化字原本就是为普及教育而发明的,我竟然说传统字才更简单,更好学,这不会太自嗨吗?当然不。

原因很简单,因为简化字只简化了单字,却造成整个汉字系统的繁化,而且造字逻辑混乱,汉字原本可以理解的系统性变得支离破碎。所以事实上简化字才是难学的字。

大部分想学中文的外国人,都已经脱离幼儿语言学习期很久了,他们不再有幼儿的优势,从小把语言模组直接铸刻在大脑神经迴路上,他们更需要倚靠理解的方式学习,而这正是台湾使用传统汉字先天的优势。

写出畅销书《汉字的故事》的林西莉老师在瑞典的教学经验就是证明。林西莉是瑞典人,虽然她在北京学过中文,但当她在瑞典教中文的时候,教的却是传统字(她称为原体字)。她在书中提到学习简体字的问题:

有很多新造的简体字,不但看起来很怪,甚至可以说很丑。对我来说,这些简体字其实更难记住。所以每次我要学习新字的时候,我一定先去看原始未简化的「原体字」,熟悉其字形结构,辨认出部首、声旁,努力去看出那个字背后隐含的古老图像。只有在我摸清楚每个「原体字」真正的意义后,我才有办法学会并记住新的简体字。

这是一个真正在线上教授汉字的老师,实际的经验之谈。她用课堂讲义为基础写成的超级畅销书《汉字的故事》,在瑞典的总销量是八十万册,而瑞典是一个人口只有八百万的国家。十分之一的国民透过她的介绍,能够欣赏汉字的造字之美,这是简化字办不到的。

为什幺笔画多的传统字更好学,笔画少的简字反而难呢?我且举几个例子,例如门、开、关这组字:

传统字:门、开、关
简化字:门、开、关

传统字你一看就知道这三个都跟「门」有关,但在简化字上,你找不到这种关联,你只看到三个陌生的符号。这三个字破坏了中文的设计逻辑,看起来笔画简单了,但字的相关性不见了,事实上你要花更多的力气死背,而且是背完全没有逻辑可言的符号。

再一组:

传统字:叶、谍、蝶、碟
简化字:叶、谍、蝶、碟

叶简化成叶,一点道理也没有,木也没了,草也没了,声音也不对,更糟的是,叶底下的「枼」,是个常用的形声和会意的字符,在间谍、蝴蝶、光碟等常用字里面会大量使用。所以呢,传统字只要学一个「枼」,就可以通用于所有这些形声字和会意字。

蝴蝶、光碟和树叶有什幺关係呢?它们不只同韵,同时也都是薄薄的一片(枼原本就是叶的古字,所以它衍生出薄片的意义)。

这是传统字系统学习的优势,简化字则破坏了这个系统,表面上叶子的写法简单了,但系统类推的优点却破坏了。字音不再看出渊源,字义的会意关联也完全消失。

简化字根本的问题就是这样,贪图一个字的便利,结果却是把整个系统打乱。更可笑的是,以这组字而言,碰到蝴蝶、光碟的时候,「枼」这个部件你还是得学,根本省不掉。

再一组:

传统字:构、购、讲、媾、沟
简化字:构、购、讲、媾、沟

传统字这一组都有一个共同的组字部件:冓。冓在甲骨文里画的是某种结构交错的构造物,当它用来作形声、会意字的偏旁时,用的就是这个交错、交互、交流、沟通的意义。从传统字的五个字来看,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如此造字的理由。

但在简化字里面这个造字的理由消失了,不但消失了,同时另外用两组零件取代原先统一的冓字(勾、井),更糟的是,竟然有一个字保留冓部件不动。

这样学生要学这五个字,是比较简单还是比较困难呢?你要比传统字学生更多学两个组字部件,然后还要死记硬背这些字的字义,而传统字要学的那个部件你也不能不学。单字好像简化了,但系统的负荷则增加了。

相对的传统字学生只要记一个冓字,所有五个字就都可以记得,不但可以记得,还可以理解他们为什幺拥有共同的组字零件。

(学简字的洋学生如果看到「讲」字,心想这个字跟「进」字一定关係密切吧,他就惨了,找死了他都找不到关係何在。)

简化字就是这种左支右绌的体系,眼光短浅到以为单字笔画简化了,文字就好学了,却不知道汉字造字有本来的生态,破坏了生态导致所有字都要死背硬记,还洋洋得意说学习变简单。可叹。

汉字是由组件构成的文字。根据中研院的报告(汉字构形资料库的研发与应用),针对大五码的一三〇五一个常用、次常用字集,可以拆出四四一个基础部件和一八五六个合成部件。而简化字总表中的二二三五字,就额外新增了四十一个基础部件,和二二五个合成部件。

从部件构字的角度言,简化字事实上增加了汉字学习的难度和複杂性。因为你要多学更多新部件,而旧部件大部分也无法省掉不学。最糟的是新旧部件没有关联,所以两个使用相同部件的传统字,在简化字里面经常看不出它们原来曾经是一家人。

系统被拆散,关联被消除,中文变成无法理解的文字,只能硬背。这就是简化字为什幺无法简单学的原因。而这也是我们使用的传统字威力最强的地方,好学,可理解,学习效率高,还能串起三千年的汉字文化,包括简化字也能在传统字基础上快速学习。

可惜我们空有神器在手,主事者却不知道这威力有多大,只会做出看起来包山包海的专案,消耗可怜的预算,然后把来台学中文的市场越做越小。我们如果连祖宗留下来的宝贝都不晓得如何经营,还有什幺资格自居正体字的守护者呢?

台湾一定要、也必须要在国际教学市场上打败简体字,这是没有藉口可讲的。(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ichard Smith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