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评论 >815警方记者会整理(下)︰「曱甴」不是「太理想字眼」、82 >
815警方记者会整理(下)︰「曱甴」不是「太理想字眼」、82
发表日期:2020-08-11 23:31| 来源 :绿色评论| 点击数:646 次

今日(8月15日)下午4时,警方召开记者会,警队代表有警察公共关係科总警司谢振中、深水埗警区指挥官总警司何启轩、警察公共关係科高级警司(媒体联络及传讯)江永祥、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及机场警区指挥官署理高级警司刘荣基。

关于昨日深水埗「烧衣活动」引致警方驱散行动、在民居附近射催泪弹的部分,可参考上篇。记者会上亦有记者问到前线警员使用的语言问题及811右眼受伤少女一事。以下整理部分记者问题及警方回应,内容并非按记者会发问时序排列,请读者注意。

警员情绪跟示威者对骂,有无问题?

《明报》记者提到,昨晚深水埗警署内有警员疑似情绪失控,用扬声器跟包围警署的示威者对骂,所用字句包括「收啦收啦收啦」和「你哋班不知所谓嘅市民」,想了解他为何会这样说。[1]

何启轩回应指,不同公众活动的过程中,警方都有清晰的劝吁、警告给现场人士,除此以外亦有不同方式跟在场人士沟通,后者没有特定规範,会因应现场情况,包括群众类型、反应、合作程度等,警方想用「合适及可以理解的语言」跟现场人士沟通。他指警方不时会检讨这些沟通是否有效,亦选择合适的表达方式希望可以达到良好的沟通。

记者补充指,警员用扬声器对示威者说︰「你哋同黑社会无分别」。何未有正面回应,仅称这是「同事当时的表述」、「用可以理解嘅语言同现场人士沟通」,事件后会检讨,希望可以大家可以接受的方式沟通。记者纷纷追问,但主持仅容许《有线电视》记者提问。

《有线电视》记者第一条问题继续追问,警队是否接受上述警员的说话方式、是否警员服务市民的应有态度。何启轩强调该警员未有用粗言秽语,记者追问这是否合适,何以「这位同事当时觉得可以用这些语言跟在场人士沟通」回应,避开问题。再被追问该警员会否被处分,何亦未有正面回应。

前线警员用「曱甴」是否合适?

《南华早报》记者质疑,即使接受何的说法,仍未能解释当时该警员如何能为现场降温;此外他指出,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以「蟑螂」形容示威者[2][3],问警方此举如何促进跟示威者的关係,亦问警方高层会否跟「蟑螂」的说法保持距离。

何启轩回答问题时提到该警员的部分用语「可能不恰当」,但继续强调那是他在现场的决定。江永祥回应指,要维持跟公众的关係必须互相尊重,他完全同意应避免使用冒犯性的言词,而他自己不支持使用这些字眼,但又指有示威者在包围警署时,以喷漆在外墙喷上辱骂字句,认为这无法促进警方及公众的关係。

《香港电台》记者追问,在甚幺情况下警察才会用粗口骂市民及用「曱甴」[4]形容市民。江永祥称「曱甴」不是跟人说话时「太理想的字眼」,一听到会觉得不是太礼貌,他又指明白这段过程中警察及示威者双方都很疲倦及很大压力,言语上少一点冲突,有助于大大小小活动中缓和气氛。记者会中未有警方代表承认前线警员使用粗口及「曱甴」一词不恰当。

811有否向少女射布袋弹?

8月11日,尖沙咀一名少女右眼受伤,现场影片显示有布袋弹射进其护目镜,其伤势及成因一直受到关注。《香港电台》记者亦问到,当日7时至7时半之间,警方有否在尖沙咀警署外射布袋弹。

李桂华回应时,警方已去信医院管理局邀请受伤人士向警方报告,仍在等候答覆。现时警方已到现场勘察,亦有跟相关人士(包括警务人员)会面,参考不同影片记录及专家意见。警方目前已肯定的事实包括,在6时40分至7时30分防暴队到达现场前,街上并无警察,这段期间尖沙咀警署的指挥官曾实施「station defence」(保卫警署)行动,射出催泪弹及布袋弹;此外,在7时24分一名女子在尖沙咀警署、弥敦道近巴士站外接受治疗。

815警方记者会整理(下)︰「曱甴」不是「太理想字眼」、81
8月11日在尖沙咀右眼中弹少女接受救护员包扎。(注意︰图片或令人不安。)

有记者追问警员当时瞄向甚幺目标,李指每次射布袋弹前需要警告,亦需要记录,在「station defence」期间需要有人督导,当时射向的目标是「攻击警署人士」。有记者问是否射向头部,李则回应指根据训练指引,全部都是打向身体。李强调警方未知是否有布袋弹打中伤者,开了少于10发布袋弹,但他不记得确实数字,需要查清楚再回应。

警方记者会全段影片︰

注︰

    详情可参考深水埗警员以「话剧式」声调嗌咪 劝告示威者变对骂(香港01)何君尧父母坟被毁 警员佐级协会斥行为如「蟑螂」 指元朗袭击属「集体打斗」(立场新闻)员佐级协会 再称示威者「蟑螂」(明报)有片为证!少女爆眼一刻 布袋弹插实护目镜(苹果日报)

相关文章︰

为何骂人为「曱甴」会使你失去人性林志伟及香港警察,请收手罢警察发射的「布袋弹」是什幺弹药?
相关推荐